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钢琴女孩
钢琴女孩
每人人心中都隐藏着一头猛兽,而人的理智是锁住这头猛兽的枷锁,而一旦这副枷锁被砸毁那沉迷于兽欲的人往往是最可怕的——轻柔的晚风指过我的双颊,风中那夜幕被欣起的一角宛若天使缠绵悱恻的低语,索绕我的耳畔挥之不去。

  已经二十八的人了,到现在还没找到心仪的对象,不知为何我从小就对穿长靴的美女有特别的欲望,曾经有一段时间会跟踪穿着长靴的美女然后暗中将她们不注意留在门口的长靴偷走收藏起来,我并不是不想把这种欲望进一步深入下去,只是因为那时我还只是个学生,我还没有足够的勇气。这种古怪的癖好在读初中时停止了下来,因为我收藏多年的美女长靴们被父母发现了,结果自然是被狠狠训斥了一顿,让我把多年来收集的所有的长靴都扔掉,我很心痛但我不敢违背父母,毕竟我们是生我养我的人,为了我们高中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偷过美女的长靴,然而这就像一头猛兽被困在枷锁中多年只会更加饥渴难耐。三天前,我父母走在街上的时候被一辆迎面开过的卡车当场撞死了,卡车司机逃觅无踪,我们死了我很难过但又有一种轻松的感觉,我的心情很矛盾于是就来到了当年毕业的大学散散心,其实我已经有一种预感,我心中的那头猛兽马上就要出笼了。

  不远处,从背后一阵阵交杂的钢琴声流泄而来,湖边即是音乐馆与电算中心遥遥相望,馆内一二楼没有琴房,供人练琴用。

  要不是这一瞥让我看见了这个女孩子,往后的一切恐怕会大不相同。透过音乐馆流出的光,我有了可以奢侈审视的机会,过肩的长发滑过她红润的面颊圈起她那古朴细致的鹅蛋脸,一对迷蒙湛然的眼眸轻轻划过冷冷的夜空,丰腴的嘴角热情洋溢,典雅的白色高跟长靴划出持平的步伐摆荡在这令人目眩神迷的星空下,深色的厚外衣紧密包藏着她的娇躯。她右手提着一只紫色的女用提袋几本琴谱露出脸来,左手手腕手一圈银色手镯反射着星光在夜的角落中叹息,缠绵她颈部的是一条粉红色的围巾——细致绵密,长长的两端分别垂落在右肩前后,绽放出一抹淡淡的娇柔。

  我站在阴暗处默默注视着女孩步入音乐馆大门。

  学校音乐馆在晚上七点钟后对于入馆者有规定欲进入练琴的学生必须在入口处留下学生证并填写自己欲进入练琴的房号,这么做是为了安全考虑,进滤进入馆内的人。

  玻璃门扣摆放着一张小桌子,一名短发女孩坐在桌后无趣的吃着盒饭显然是今晚负责管制进出的值班学生。

  长发女孩的背影对着我进了玻璃门然后向左半转身面对登记处,她向前倾了倾身子提起面对着我的那只手在桌子上快速地书写了一阵然后放下提袋从外衣中掏出皮夹递出一张纸片放在桌上便转身朝馆内走去。

  我心中涌起一股冲动想跟上去,然后——但我从来都不是个莽撞无智的人,一切都应该按计划行动。

  我在音乐馆门口等待着,漫长的时间流逝,她在九点一刻出馆,这天是星期二。

  第一次遇见那女孩的隔天晚上我七点半就到达湖边在湖畔的阴影中徘徊观望但结果令我失望了,看着音乐观大门在九点半被关上时我的希望之门在顷记得音也为之闭塞。星期四那晚我仍旧是满怀希望而去但失望而归。

  不过有些事只要坚持到底终究会被你碰上,同一个星期五晚上八点,她的倩影再次出现,带着梦影经过我眼前然后于九点过几分后离开。接下去的一个星期我做了同样的观察行动得出一个初步结果:她似乎固定在每个星期二,五晚上八点至九点到音乐馆练琴,至少是连续两个星期的固定模式。这四次的观察总是让我有一种冲动想尾随她身后找到她所在的琴房然后对她有所行动,但在没有做好充分准备前我还是继续忍耐着。

  第三个星期的星期二晚上我靠在湖畔的石头旁心中盘算着等会儿再度出现时我时否该有所行动,只要是假装自己也是要进入练琴就可以有机会找到她练琴的琴室。

  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但这次她是坐在一个女生骑的自行车后面,女生停车时她跳下时似乎右脚有些不便。

  我忙走近些离她们只有十米处躲在一棵树后偷听。

  “文文,你的腿扭了还要来练琴真是服了你了,穿这高跟靴上楼梯就是容易扭到,我以前也因为穿高跟靴扭伤过脚的,跟你说了你就是不听”女生埋怨着说到。

  “小艾,都是我不好,下次听你的就是了,今天麻烦你送我来练琴,否则我要一个人走过来脚可要疼死了”她的柔美的声音中带着歉意。

  “好了好了,大家是好姐妹嘛,我9 点钟过来接你,到时我就等在门口不见不散哦,快点进去吧”女生爽朗的笑着说道。

  “谢谢,我进去了,再见小艾”她告别了朋友一拐拐走进了音乐馆。

  文文,真是好名字,果然配的上她,终于知道她的名字了,我的计划可以实施了。

  她在登记处放下学生证,写下了琴房号码后便转身离去,我若无其事的走进音乐馆。值班的女生扫了我一眼便低下头去继续看她的书了,看来我伪装得还不错没令人起疑。我拿出伪造的学生证和照片办理登记,其实这种检查跟本不会太严格的,尽管照片上的脸和我长的并不太像可那个短发女生跟本没有注意。我随便填了个琴房号码,眼光也一边搜寻纸上的名字,找到了“刘文文”136 号专属琴房,真是太好了,音乐馆一楼的前半部琴房是提供给非音乐系学生练习的,而后半部则保留给专修钢琴的音乐系学生单独练琴,也就是说那间房里只有她一个人在练琴。

  我慢慢走到了136 号琴房前握住门把手一转轻轻推了一下门,门没有关她可真是太大意了,我从包里拿出一块蓝色的牌子“请勿打扰”挂在了门口的把手上,这是我跟据琴房“请勿打扰”牌子仿制的,不仔细看跟本分不清真假。

  我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走了进去,只见刘文文正坐在钢琴前的登子上,一条穿着紧身长裤的玉腿跨在登子上双手正在按摩着裸露的脚踝,一只典雅的黑色长靴和一只白色的袜子放在旁边的地毯上,我的闯入一下子让她惊呆了,慌忙抓起地上的长靴往脚上套。

  “对不起,同学,136 号房的钢琴琴弦出了点题,刚才音乐馆的老师打电话让我来这里维修一下。”我口中说着早已准备好的谎言一边把门带上顺便反锁。

  “哦,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我要换个房间吗?”刘文文羞怯的低着头说道。

  “不用,我几分钟就能修好的,同学你坐一下我马上就能搞定这它”我一边说一边走到钢琴前装模做样的在里面捣鼓起来。

  “那真是麻烦你了”刘文文红着脸捡起身旁的袜子一时拿不定主意是否穿上。

  “你经常来这里练琴吧,我常看到你的。”

  “是啊,我每个星期二星期五晚上都会来这里练琴的。”

  “看样子,你应该是专业的水平吧,拿过奖吧?”

  “一般般的,只是得过名次,谈不上什么奖,再过一个月市里的钢琴大赛我想要参加。”

  “好啊,你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吗?”

  “不是的,我是向阳大学的,到这里只是为了练琴方便。”

  “哦,原来是这样啊,同学长的那么漂亮一定有很多追求者吧?有男朋友了吗。”“啊?我——没有啊——。”她的神色开始变的有些慌张了,不明白这个陌生人为何要问她这些?

  “同学,你的脚踝扭伤了吧,让我来帮你揉揉吧,我学过治疗跌打损伤的。”

  我打蛇随棍上突然弯下腰捏住刘文文的右脚顺势卸下了她的长靴。

  长靴刚才只是简单的套在脚上并没有拉上拉链,我轻而易举就把它从它主人的玉足上拉了下来。凭我多年收集靴子的经验我一摸就清楚这是合成皮革的长靴,合成皮革突出色彩的鲜明。这种合成的材料无论从色彩和柔软度都有着良好的评价,可以说是择优的综合体。缺点是部分的面料透气性和耐磨性不是很理想。

  我一向喜欢抚摸美女的长靴但此时我更感兴趣的是刘文文那只纤细雪白的可爱玉足,在她还没来得及把小脚缩回时我已经一把扣住了她的脚踝,一股少女足底的清香混合着皮革的味道直钻进我的鼻孔中简直令我陶醉,她的小脚丫可以说是我所见过的最美的。尺寸大约三十七号,肤色洁白细嫩仿佛微显透明,不肥不瘦恰好合适。微微隆起的足弓形成了光洁的坡度,十个大小十分谐调的可爱的脚趾头,整齐服帖的排列在一起,趾尖形成了顺畅的半弧型。光洁如同碎玉的脚趾甲,没有上颜色,天然的美感就和她的样子一样纯洁无暇。突兀而圆润的脚踝骨与健美结实的跟腱同纤细的脚脖子形成明显的对比,而独显风致。脚背丰满,在灯光的照耀下,把这只和她的相貌完全匹配的玉足衬托的更加美丽动人只是脚踝处显的微微有些红肿。轻轻的抚摩就像在抚摸一块锻子一样。

  我再也忍不住了,如此完美的玉足就在自己手里,如何可以放过?不管她反对不反对,先把鼻子凑上去疯狂的吮吸着她脚底的汗津。

  “你——你干什么——快——快放手——,我要喊人了。”刘文文从惊诧中清醒过来开始警告我一边奋力想把脚缩回去,可我那能让她如愿,这些房间的隔音设施极好,她就算喊破嗓子也没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我心中的猛兽正在不断的膨涨着,枷锁已经越来越难以控制它了,但我仍旧尝试努力着平伏猛兽的兽性。

  “文文,做我的女朋友吧,你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漂亮纯洁的女孩子,我会带给你幸福的。”我把她的玉足捧在手中在脸上来回摩擦着,这实在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滚开”随着刘文文的一声娇咤,胸口一阵疼痛把我倒回到现实中来,刘文文用穿着长靴的左脚狠狠踢中我的前胸,我一时大意顿时被踢倒在地。

  “你这色狼,我爸爸是警察,我要叫我抓你把你关进监狱去”可爱的少女现在已经气脸都变色了,虽然她生来性情温婉但从小就是娇生惯养那有人敢如此非礼她的玉足,她捡起地上的靴子从我身上跨过去直向门口冲去。

  完了,刘文文不知道随着她这无情的一脚彻底踢开了囚禁野兽的囚笼,在这一刻我不再是我,我是野兽,一头被囚禁了整整二十八年的野兽脱困了。

  刘文文只觉得左脚脚踝一紧身体倒时向前栽倒,高耸的双乳重重撞在地面上发出巨响。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我已经坐在了她的背上一手抓住她的左腿膝盖一手抓她穿靴子的左脚脚弯用力一拧。

  “哦——痛啊——住手————”刘文文只觉得左腿像是断掉一样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换成任何人听了都会觉得有些不忍,但此时的我已经是一头没有人性的野兽了,我用力拔了几下仍旧扯不下她的靴子,摸到她靴筒旁的拉链曾醒悟过来真是昏头了,不拉开拉链怎么能把靴子拔下来叫?我捏住拉链的扣子用力向上一拉再一拔,刘文文左脚的靴子也被拉了下来,然后是可爱的白袜也从她的玉足上被剥离,这样她的一对玉足就完全被我握在了手中,我站起身拉着她的双脚把她一路拖到钢琴旁,虽然她仍旧拼命挣扎着但左腿的疼痛令她迅速丧失了抵抗的力气只能任我拖动着。

  “碰”的一声,我把她整个玉体狠狠的扔在了钢琴上,刘文文张大嘴却喊不出一句话来,显然是疼到极点,我把她的屁股挪到了钢琴键上,顿时琴室中发出一串怪异的琴声。

  她拼命挣扎着着但我马上回敬了她两记耳光,她放弃了抵抗,哭着哀求我不要杀死她,我点了点头,开始解开她上衣的扣子。

  在她作出反应前,我冲前用手臂勒住她的脖子。因为颈部上的压力,她只能轻轻地发出尖叫,然后另一手扯着她的上衣让扣子飞开露出胸罩时,她忍不住啜泣。

  我拖着她的围巾把它解开——我把围巾扯离她的衣领,然後开始剥她的上衣。

  看来宽松舒适的上衣掩饰了刘文文胸围的真实尺寸,在她抗拒着我时,可以看到白色蕾丝胸罩勉强地托着她的乳房——上衣被脱下了,然後我一下子就把胸罩扯落。刘文文叫喊着试图逃脱,但是我抓住她的紧身裤往下拉,让刘文文绊倒了。

  白色的棉内裤也被扯下,露出黑色丝缎般的耻毛。

  我俯身靠近刘文文,一手压着她,另一手松开自己的裤子。我强行分开刘文文的双腿并把自己挤入中间——一旁坐着的明美可以瞥见我又长又硬的家伙——当我突然扑在刘文文身上,她发出了尖叫。在她扭动着想脱身时,我反覆地冲压在她身上。她赤裸的双腿在空中踢动着—这时全身赤裸的胴体完全展现在我的面前。那是一种动人心魄的极至的美。她娇躯曲线玲珑别致得令人叹息。肤色浑如凝脂,洁白而没有一丝瑕疵。胸前的一队酥乳莹白如玉,饱满挺拔,可谓吹弹欲破。娇嫩的肌肤下几乎能看到青色的细小的血管,优美的球体上在灯光下匀染着诱人的光泽,两粒粉红的挺翘的娇人小乳头,调皮的突兀在嫩白的蜂顶,淡红的乳晕整齐的围绕在乳头周围。衬托出两颗乳房无限的官能诱惑力。她光滑的脊背细如绸缎,盈弱的纤腰,圆润饱满的臀部,以及那双令人垂涎欲滴的白嫩的大腿。

  让我的大脑进入了一种几近癫狂的冲动中。我一把将她压在钢琴上,双手紧紧的包裹着她,一口咬住她漂亮的乳房,舌头撩动着她的乳头。并用牙齿用力的撕咬着嫩乳。

  “不——”她的嘴里发出极度凄厉的一声惨叫,两眼居然向上翻起了白眼,我的肉棍碰上了一道阻碍但很快就突破了,一道细长的血线自她自晰的大腿淌下。

  双手的指甲大力的撕挠着我的脊背。疼痛感让我知道皮肤被抓出了无数的血印。

  她诱人的叫床声应和着屁股在钢琴键上滚动着发出的扭曲的琴音在我耳中宛如仙乐。我不知究竟干了她多长时间,在这期间我不时的更换着两人的姿势和体位。大喝一声后,急速的喷射出大量的粘稠的精液,滚烫的精液冲破了子宫颈的阻隔,我痛快的吐了一口气。看着趴在钢琴上奄奄一息的这个绝色动人的美女。心里一股强烈的破坏欲油然而升。

  此时我伸手抬起她那双修长白皙的大腿,将她那双美足拉到眼前,细心的欣赏着,它们是那么的美。我忍不住用舌头轻轻的亲吻舔舐着它们嫩白的皮肤,将那些可爱的脚趾头含在嘴里吮吸着,一边用心的玩弄着这绝色美女的一双美足。

  “自——自首吧——,你——你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我不会当你的——女朋友”刘文文已经醒来仍旧勉支撑起身体。

  当我将握着她那条粉红色围巾的手移到刘文文颈上时,她持续扭动着把自己推离我。她再次尖叫并更努力地试着挣脱,但我压着刘文文让我可以把围巾绕在她的脖子上——然後我开始拉紧。

  她的尖叫立刻中断——应该说是变成微弱的哀鸣。当我猛力拽紧围巾时,它深陷在她的脖子内,刘文文绝望地前后甩着头,闪亮的黑发在空中飞舞。

  当刘文文的身体被拉向前时,她大张着嘴,试图吸入空气——她流着泪奋力地抵抗和踢腿,开始时还有点效果——但随着她陷入缺氧的状态,她的动作变成无意识的乱动。她拱起背,拳头推打在我身上。她的心律开始不整,在艰难与痛苦中不规则地跳动,然後她身体的一切分别开始崩溃,一个强大的性高潮冲击着她,同时她的身体最後一次试图挣脱一个极度猛烈的痉挛。所有肌肉再一次紧绷和抽搐——她模糊地意识到我发出动物般的哭喊,膀胱彻底放松两腿间一热,一股淡黄色的热尿淌在了钢琴上,尿水顺着钢琴直淌落到琴键上地毯上。

  手臂漫无目的地挥动了一阵子,然後放倒在钢琴上,耀眼的银镯自她的手臂上落下,她的下巴稍稍地合上,我看到刘文文舌头肿肿地凸出她的牙齿间,她的腿停止踢动,在我持续拉着她前倾时弯曲地摆放在钢琴上——她的双唇箍着突出的舌头,然后她全身一阵连续的强烈痉挛,强度逐渐减弱——最後所有的抽搐一起停止了。我大声哭喊着倒落在她身上—疯狂地吸吮着刘文文的乳房,然後换边再吸。

  她茫然地瞪着前方,眼睛有些凸出。她的手臂甩在两旁,两腿弯曲,膝盖分得大开地摊着,脚底几乎碰在一起。肿肿的暗色舌头从她的双唇间突出,死前失禁淌下的尿水仍旧一滴滴自钢琴上淌下。

  我抬手看表,已经8 点57分了,我冷静下来迅速收拾妥当,捡起刘文文的内裤胸罩银镯还有那双性感的白色长靴和可爱的白袜将它们放进我的手提袋中,那双靴子放进去太挤了些只有折叠起来才行,我又看了一眼挺死在钢琴上的绝色美女的尸体便关上门离去了。

  门口的短发女学生仍旧低着头看着书跟本就没有注意我的离去,走出大门后我看到刘文文的同学已经等在门口了,她是来接她回去的,可惜你再见她时她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我坐在松软的草皮上,背靠着一块方形的大石块,视线落在前方映着点点繁星的湖面上。

  湖面倒影,在晚风的牵动下与无数的涟漪纠结在一起展现出一副暖味颤动的图像,映在水面的白色建筑物犹如一名身着单薄白衣的女子。在寒冬之中瑟缩着娇躯以最娇百媚的姿态闪避凛风的吹袭。凝视着女子拌动的身躯,我的视线竟然飘摇起来,然后犹如爱到涟漪的搅动动,朦胧的布幕在我眼前降下。

  我拭去了眼角那股冰凉,永别了我的女神,我只有用这种方式能让你永远不抛弃我赶走我。

  野兽已经出笼了,这个城市穿长靴的美女终究也经历一次可怕的恶梦。

  【完】